錄自「晨間談話」一書,聖基爾帕辛著,19671120

audio.sant-kirpal-singh.org 可取得mp3

 

遵從明師的教誨就像踩著剃刀鋒刃,越走在剃刀鋒刃上,它就會越割你的腳,這是什麼意思?你越遵從明師的教誨,越遵從明師的話語,你就必須剝除越多既有的名譽聲望與或高或低的身分地位;你必須只在意明師,祂所說的話就是聖經真理,這是上帝透過可蘭經說的話,所有的明師也說過相同的事情。所以,不論人們讚美我們與否,我們都必須遵從祂的話;不管別人說什麼,你必須對你裡面的上帝和明師裡面的上帝真實。基督說:「如果你愛我,就遵守我的誡命。」遵守明師的誡命很困難,有時為了不同的理由,我們逃避,不遵守那些誡命,我們害怕別人會說的事;所以不論人們讚美與否,你要永遠遵從你師父的話,遵從在祂內邊的上帝;你必須遵從明師的教誨、言論或命令,並且不管這個世界讚美與否,你都要實踐它們。

當一個人發展內邊時,他自然會看見上帝在明師的內邊。尼札慕丁歐里亞有一位徒弟,名叫庫斯羅,他極為崇敬他的師父,人們就開始說:「看呀!他是回教徒,卻崇拜人,崇拜肉身,他不是回教徒了。」庫斯羅回答說:「我不在意世界怎麼指指點點的說我,我是我師父誠心奉獻的弟子,我會遵從祂說的話。」

所以我們必須實踐明師所說的話,假如祂說:「停!」就停,就是這樣;實踐明師所說的話,服從那些話的人,會是最先得到救贖的人。只是表面服從,但不實踐祂所說的話的人,則仍需要時間;要讓你完全解脫,時間因素是最需要的。所以在對明師誠心奉獻的路上,最為困難的就是,不管世界是否稱讚你,你都必須遵從祂所說的話,祂可能說一些你心智上不感興趣的話,但你的責任是什麼?當戰場上長官命令「開火」時,士兵會做什麼?他必須開火。明師不會說不適宜的話。也許當時你不了解祂所說的話,但是那些話背後有著祂為了使你更好的崇高目的,那就是遵守明師的命令極為困難的原因。

我曾經從自己的生活中舉過一個例子。我師父命令我,除了薩桑以外,不能去其它地方。我總是忙於照顧病患、窮人、主持薩桑,以及幫助困苦中的人,有時直到深夜,我才全都停下來;人們到師父那裡說,我不再去看他們了,師父說:「他不能去!」一位女士在那個時候走到我面前,說她的丈夫臥床臨終,要求我去看他,我告訴她:「啊!親愛的女士,很抱歉,我恐怕不能去,我不能踰越我師父立在我前面的巨牆。」她離開了;隔天,她又來說:「我丈夫說,以師父之名,請來吧!」我流著淚,告訴她:「好!師父必定會照顧他,很抱歉,我不能違反師父的命令。」她的丈夫死了。兩三天後,我們的師父來到拉合爾,我去見祂,那位女士來了,她向師父抱怨說:「師父您看!,我丈夫哭著請他來,他卻不來。」師父看著我說:「假如你發現有這樣的事,你應該去。」現在,無論我去那裏,無論看誰,他必定死去,因為我只去看快死去的人,死之前則不去看他;人們向師父抱怨說:「他都不來照顧我們的病人,甚至他們快死的時候他都不管。」師父非常不客氣地告訴他們說:「好,如果他的什麼人死了,你們都不要去!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你們看看這個難題,要遵從明師說的話是多麼的困難啊!有一次我的大兒子(他在場)生病了,醫生們說他在二或三天內將會死去。第三天,他離他的大限非常的近,他們告訴我必須照顧他,所以我請了假,不知是幸還是不幸,在我師父的命令下,這一天我必須離開,到距離拉合爾三十英哩左右的地方給予一場談話。我想:「醫生說我兒子將死,眼前有我師父的命令,該怎麼辦呢?喔,好,讓師父照顧他,我無法延長或縮短他的生命。」所以我前往必須給予談話的地方,結束時,大約是中午,我給予談話的地方靠近畢斯,我想我應該去看看師父;我記得那是一個天氣炎熱的日子,大約下午兩點,我到達那裏,當我到達那兒時,師父派人來接我,我跟過去向祂行禮,祂正躺在床上,當我進去時,祂坐了起來,祂說的第一件事是:「你兒子怎麼了,他的情況如何?」我告訴師父說,他病得很重,醫生說他三天內會走,但師父的命令是要我去給予一場談話;師父變得非常悲傷,我對祂說:「任何想到您的人,所有他的悲傷和哀愁都不見了,為何您這麼哀傷呢?」師父說:「啊!聽著,你已經把擔子丟到我身上了,所以我必須要處理。」所以我的兒子沒死,仍然活著。你們現在明白遵從明師的話是多麼的困難了嗎?另一次,我襁褓中的女兒下午去世,我必須到遠地主持薩桑,有很多的瑣事,但我們必須服從師父的指令;一大早我派人去叫達里辛(Dalip Singh) ,並指示他,我不在時,處理屍體的安置。其他人對我議論紛紛:「他在做什麼啊!」但我仍繼續做我的工作,你們了解嗎?遵守明師的誡命是非常困難的。我們只是外表作出遵守明師命令的樣子,但並沒有實踐它們。甚至明師不在時,命令仍是命令。真正的命令就是古魯,就是明師。那些敬重明師話語的人,必得解脫。這就是對明師誠心奉獻,就像走在剃刀鋒刃上的一個原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其二,對明師的巴提或誠心奉獻不須要任何外在的形式或儀式、裝腔作勢,只是以簡單的的方式生活。我認為,明師非常的人性化,祂像你一樣是一個人,以自然的方式生活,不裝腔作勢、不作秀等,這完全是自然而然的事,所以這是在我們對明師完全誠心奉獻的路上阻礙著的兩件事,這就是難以說明明師的愛的原因。我們可以進行無數的談話,但我們遵從祂的誡命到什麼程度呢?一盎斯的實踐勝過數噸重的理論。遵守明師誡命的人,會忘記他們是錫克教徒、回教徒、印度教或基督徒,他們不會以這種方式思考,他們只認為自己是明師的一位誠心奉獻的弟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有一次我接受師父一位忠實的弟子的邀請,到一處荒郊野地去,我答應會去;有一些不喜歡我的人,住在那邊附近,他們說如果我去,會殺了我;那些和我一起的人不敢去,我告訴他們:「不是你們跟我一起去,就是我一個人去,一旦我承諾了,我就一定要去!」當我進入那片荒郊野地時,那些反對我的人出現了,我說:「來吧!朋友們,來為我指引路吧!」。他們跑在我前面,直到我要去給予談話的地方。我告訴他們:「我不是錫克教徒、回教徒或Radhasoami的信徒,我也不是基督教徒,但是我是我師父誠心奉獻的弟子。我的『教派』,是我師父的教派,你們可以來,可以不來。」他們全都改變了。那位忠實的徒弟在那邊為了等我,處於極度痛苦之中,並哭喊著找我。

所以巴提只等同於對明師的誠心奉獻,你將依照祂的意願行事,一位誠心奉獻者不會等待明師的吩咐,他會發現祂的意向,不須受到吩咐而遵循它。這就是在對明師誠心奉獻的路上產生困難的原因,正如同走在剃刀鋒刃上那麼困難一樣。所以主要的問題在那兒?「假如你愛我,就遵守我的誡命。」這是基督說的話,凡是遵守誡命並實踐它們者,將得解脫,這是確切必然的。遵守明師的誡命就是去實踐它們,不是只放在腦子裡而已。祂可能在你面前,也可能不在,你只須遵從祂的話,那是在你內邊的上帝,在你內邊的明師。

所以因為這兩個原因,對明師的巴提或誠心奉獻是很困難的。祂可以給我們一些東西,或者祂也可以從我們這邊帶走東西,所有一切都是祂的。就像一位會計,他可以發給你幾千盧比,也可以要求你把2000盧比發給某某人,你只是一位保管者。對明師忠實,是對祂的話忠實,不論人們的毀譽,我們都應該實踐它們。明師不懂得任何炫耀、不做作、不裝腔作勢,總是以自然的方式生活。把祂的話放在腦子裡還不夠,你必須實踐在生活中。一盎斯的實踐勝過數噸重的理論;消化過的食物給你力量,不消化的食物會導致疾病。如果明師位於距離你數千哩的地方,那麼你必須發展感受力;你從收音機和電視機收聽聲音,看說話的人;神人是沃德化身,祂無所不在,你只須把頭腦和心轉到祂那兒,以發展接納性,然後你就可以從祂那兒得到幫助。然而,與祂身體的聯繫是不容被低估的,你以這種方式直接來到火邊,另一種方式你必須引導你的注意力,在這兒你只需做點努力或不需努力就可以引導你的注意力,你親眼見到祂了。你們現在瞭解誠心奉獻如何發展、如何強化、如何透過誠心奉獻使自己變化了嗎?因此,現在我們應該衡量我們所處的境地了。                     

要注意!假如我們的心誠心奉獻於「一」(One),而且為了「一」的緣故,獻身於無私的服務,那不會成為束縛;如果只是為了外在的名聲而奉獻,以便在世上得到好名聲,那麼你就被束縛住了,你就會去到你依戀的地方。明師已經用他們的方式,詮釋了這些事,你會發現所有明師的言論與經典都提到相同的事情,但是已經實際做的人才知道真正誠心奉獻的意思,為此目地,你應該規律的投入靈性練習,也應該填寫日記,因為這會使你養成習慣。我經常要求「寄出你們空白的修行日記!」你們會用這種方式寄多久呢?一個月,兩個月,然後你們就會覺得確實有必要做點事,你會養成習慣,然後我會說:「好吧!請投入更多時間。」我絕不懲罰任何人,甚至那些不照我的話做的人也一樣,我只是再請求他們,照我告訴他們的去做,這就是日記的目的,以及持續填寫的重要。有多少人真正的填寫真實的日記呢?有時人們只是把日記拿給我,我看上面什麼都沒有,而只有一點體驗或沒有體驗。我告訴他們:「親愛的朋友,你的日記是很好,但你應該已經去到第三界了才對!」不依戀任何地方的心將會是純潔的,絕不想念世間的事物,也不會在日記的各個項目上顯出任何的失敗,上帝必定在那種心的內邊;祂早已經在那裡了,但祂將會顯現出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