錄自「晨間談話」一書,聖基爾帕辛著
1969 117,德里,薩望道場


上帝或明師的愛人的情況是什麼?他的專注力總是集中在明師,祂內邊的上帝身上,甚至在飲食、睡覺之中,也是如此。有時候因為如此專注於明師內邊,以致於不記得是否吃過、自己是誰、正在做什麼、誰來了、誰走了,這是最終極的目標,像這樣的人,對明師,祂內邊的上帝,是內邊清醒的,但對世界卻是外邊沉睡的;現在我們的情況是,對外在世界是清醒的,但對明師卻是沉睡的。例如我看見你們在我面前,但是我卻外邊沉睡;沉睡的意思是,我無知於外在世界進行著的事情;同樣的,當我直視我的前方時,我在這兒醒著,但是卻內邊沉睡;如果我自己對我內邊的上帝,或明師內邊的上帝內邊清醒,那麼我就是外邊沉睡,你們懂我說的觀點嗎?所以上帝的愛人是對祂清醒,外邊沉睡,但是他不是真的逃離這個世界。

一位西方的聖人說:「當我想全然孤獨時,我去哪裡呢?我到一間人來人往的小旅館去,但我毫不在乎,因為我全然的孤獨。」可惜我們並不孤獨,反而有許多來自內邊的想法,而我們在意它們,所以這位聖人說,當我想要完全獨處時,我就住到一間人來人往的小旅館,但我不會在乎他們。所以這就是來自你的自我內邊,對明師內邊上帝愛的一種清醒,如果你融入其中,你會與明師合一。夏梅茲塔布雷茲(Shamez Tabrez)說:「我成為你,你成為我;你成為我的靈魂,甚至於人家都分辨不出那是你,還是我。」聖保羅說:「那是我活在我內邊,但不是現在的我,而是基督活在我內邊。」所有內邊已離開的人,都宣說相同的事情,當然是用他們的語言宣說。

如果你把你靈魂外在表現的專注力,完完全全的導向上帝或神人,那麼你不會看見祂的臉,但是你會看見從祂那邊散發出來的光,那就是判斷的標準,像這類的人,外邊沉睡,而內邊清醒。所以你看,我們是專注力或蘇拉(surat),我們的專注力是身體內邊運行的所有機構的起因。普雷米(premi)或愛人是真正的內邊清醒,外邊沉睡,他是在這個世界之中,卻又出離這個世界,這是愛的終極成就,我們稱為慈悲;慈悲不是慾望,而是我們自己的自我內邊與生俱有的愛或慈善。上帝是愛,而愛就是上帝,那是我們自我的重要成分。當我們透過專注力的集中,把那種愛由外向內收攝時,那時專注力不管導向哪兒,你在那地方都是完整獨一的。如果你把你的專注力導向明師,你會成為祂那樣的人,不管祂內邊有任何東西,都會傳送到你那兒,反映在你內邊。有一位明師說,成為明師的人,過去曾是席克(sikh)或徒弟,當席克或徒弟完全融入明師之中時,他就成為明師,但首先他必須成為真正的席克,真正的徒弟。當他融入明師之中時,他就成為明師。當他說話時,那是明師在他內說話,這些東西都記錄在書中,但無法像我現在對你們說的那樣,闡明出來,這是有一位實際經驗者所給予的一種實際物;祂的話就是律法、可蘭經、聖經或本初經(Guru Granth Sahib)。可蘭經、聖經或本初經是什麼呢?它們是明師,祂們內邊的上帝的言論或話語,祂們是透過書籍說話的過往明師,這些明師過去曾是徒弟,但是當他們完完全全的融入到他們明師內邊時,他們也成為了明師。麻煩的是,我們想成為明師,不是徒弟;如果你成為真正的徒弟,把你整個自我,心智、身體、靈魂,融入到祂內邊,那麼……?人們會說你是一位明師,但你不需要說你自己是一位明師,在這兒,我想人們犯了極為可惡的錯誤,他們想要成為明師,不是徒弟,結果,在這條「道」上停滯了;所以你要設法成為一位真正的席克,一位真正的徒弟,要完全融入明師內邊,你將成為明師,不需要求,上帝會挑選你,明師會挑選你,雖然祂不說任何話,但祂看著每一個人,一切都在化育之中,成為「那個」的人將會得到它,你們現在明白什麼是愛了嗎?

誰是愛人?愛人會成為「摯愛」,而「摯愛」會成為愛人。所有心智、身體、靈魂的區別都會被掃出門外。簡而言之,這就是「誰是古魯」與「誰是錫克」。所以你要設法成為完完全全的徒弟,那麼我想不需要要求,你就能獲得你追求的東西,因此,這就是今天提出來的主題,我們應該從內內邊對上帝或神人清醒,而外在沉睡。當你全部的專注力都融入祂內邊時,那種情形才會出現,才會成就。靈魂的外在表現是專注力,而我們就是專注力,不是嗎?隨著上帝的一個專注力,整個「創生物」於是產成。上帝說:「我是『一』,想成為『多』」,然後,看啊!-世界就成形了。如果我們從外在世界收攝向內,並融入祂內邊,我們就是微型上帝。這些事在書中並沒有說得如此清晰,因為這是實際的問題,所以試著在心智、身體、靈魂上成為完完全全的徒弟,你將成為明師。有一天你會發現你不是以前的樣子。即使現在,如果你對過去做個快速的瀏覽,會看到你變得比以前好;現在,你們不是百分之百想變成的樣子,而是百分之十、百分之二十、百分之五十,但一直在進步中,所以,繼續做明師真正的徒弟,做到自己融入到祂內邊,那麼你不會知道誰在你內邊,是你或是祂,是祂或是你,你將變成「是我活在我內邊,但不是現在的我,而是基督活在我內邊。」徒弟應該在他古魯的墳墓中,怎麼說,就是他應該進入它內邊並融入其中,這兒就是墳墓(師父做手勢指著祂的胸部),在世明師居住在這兒,而你卻在那兒,所以你應該離開你的身體,進入祂的墳墓之中。這是愛的終極目標,而你只要了解你所處的境地就好。擁有一位在世明師,一位真正的明師是非常幸運的。師父有許多,一百零一個,一千零一個,但他們只是裝腔作勢,或在半路上而已,所有追隨他們的人都會被誤導,而幫助他們的人也同樣被誤導,此外,他們沒有獲得跟隨真正明師的全部利益。那是就是我說,如果你愛明師,就必須遵守祂的誡命的原因,入門從這兒開始,如果你變得像祂,祂就一直與你在同在,與你談著話,圍繞著你。卡比爾說:「現在我的內心是因為如此純淨,所以上帝在追著我,呼喊我的名字-『哦,卡比爾!哦,卡比爾!』- 卡比爾往前走著,而上帝跟隨在祂後面。」上帝一直在找尋對祂清醒,而外在沉睡的人,就是這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