錄自「晨間談話」一書,聖基爾帕辛著,196814

audio.sant-kirpal-singh.org 可取得mp3


當明師來的時候,他們告訴我們什麼呢?他們說上帝造了人,人已得到身體與心智,但人是具有靈魂的身體,一種能覺醒的實體,「大意識海洋」中的一滴水。在世間方面,我們拿食物餵養身體,我們已經透過食用正確的食物發展身體。我們已經獲得心智,在這層面上,我們已經學習了如此多的事物,做出了神奇的發明,得到有關這個物質世界與其他外在事物的各種資訊,這是心智的糧食,所以,因為拿食物餵養身體與心智,在身體與心智上我們變得很強;但是我們是能覺醒的實體,我們拿了什麼食物給予我們的靈魂、我們自己的自我呢?學習外在的資訊只是為心智提供食物,不是為靈魂。靈魂是一種能覺醒的實體,只有能覺醒的東西才能作為它的「大生命之靈糧與甘露」。首先我們必須認識我們的「大我」,自古以來,所有的明師都一直宣說這點。認識我們的「大我」不是一種有關情感、情緒或作成結論的東西;那確實是一種有關於透過自我剖析,實際認識我們自己,以超越身體意識的東西。如果我們認識我們的「大我」,與「大覺醒的上帝」聯繫,那才是給予靈魂的「大生命之靈糧與甘露」。圖書館充滿所有世間的資訊與外在的科學,如果我們的頭腦充滿這些,那麼,靈魂就沒有靈糧。心智依靠麵包與水而成長,所以靈魂的「大生命之靈糧與甘露」就是與上帝或「超我」有覺知的聯繫,誰能給這個東西呢?唯有靈魂已經完全神聖化的人;已經從外馳的感官與外在依戀中把「自我」解析出來的人;已經藉著超越身體意識,認識「自我」,成為上帝代言人的人,是「大意識」的人。

上帝當然存在於每個人心中,沒有人的心中沒有祂。祂是使靈魂維持在身體內邊的「控制力量」,目前我們不知道這點,因為我們的靈魂在頭腦和外馳感官的控制下,我們太過認同身體和外在環境,以致於忘了我們的「大我」,除非我們了解我們的「大我」,否則如何能明瞭「超我」呢?明師就像我們一樣是一個人,當然也以相同的方式出生,祂具有相同的身體、外馳的感官與心智,但是它已經透過超越身體意識,實際分析了「祂自己」。祂認識「祂自己」,而且與「超我」聯繫在一起,祂已經成了上帝的代言人,祂有權能透過提升注意力到心智層面之上,而把我們的注意力從外面,以及從外馳感官之中收攝向內,再讓我們與「超我」或上帝聯繫在一起,這樣的一個人用語詞真正的意義來說,就稱為聖人或明師。無論明師什麼時候來到這個世界,他們都將這種「大生命的靈糧」分送給人們。人身是所有創生物中最高的等級,唯有在人身裡面,我們才能了解我們的「大我」,才能與上帝作有覺知的聯繫。明師能給予的禮物,沒有任何一個人子能給,祂帶著上帝的「大委託」來到這個世界,從古至今,明師一直以他們自己的語言給予這類的東西,那些與明師聯繫的人,真正知道、真正看見祂所給予的東西,明師能夠給予的這種禮物,沒有其他人能給,給予這種禮物的那個「力量」是什麼?那是在明師內邊顯現的上帝。你可能記得聖經裡有關基督向那位撤馬利亞的女士要一些水的故事,由於一種自卑感,她認為基督是屬於高等的的生命,祂何必向她要水,因此,她沒有給祂水,於是基督告訴她:「任何人喝了這個水,會再度口渴,但是無論是誰喝了我所給的水,絕不再口渴,而且在他內邊將會有一道泉水湧入永恆的『大生命』之中。」祂也說過:「我是『大生命之靈糧』,這『大生命之靈糧』已從天堂降下,無論是誰取用它,都將獲得永恆的『大生命』。」

什麼是「大生命之靈糧」或「大生命之甘露」呢?那就是「上帝示現力量」,「上帝示現力量」有兩個方面,一種是光,另一種是音,它也以「天界音樂」(The Music of the Spheres)或「大和諧之音樂」( The Music of all Harmony)著稱,所有來自各種不同國家的明師都提到它。因此這類的「大生命之靈糧與甘露」,只能藉由一位沃德化身的人給予。當然祂以人的身分工作,但祂的靈魂顯示出「大生命之靈糧與甘露」,這是透過祂給予其他人的,因為靈性的健康決定心智與肉體的生命。除了已覺醒之神聖計劃的合作者,即上帝的代言人以外,世界上沒有人能夠給予這種禮物。因此,這「大生命之靈糧與甘露」已經在我們的內邊,但是我們無法品嚐,因為注意力(靈魂外在的顯現)在心智的控制下,心智更在外馳感官的控制下,而外馳的感官正把我們拉進外在的世界與身體,我們太過認同這些事物,已經把我們的「大我」忘記了。藉著明師的恩典,我們獲得一些體驗,來忘記一下外在的世界,超越身體意識,打開內在的眼睛,即單眼,看見「上帝之光」與聽見「上帝之音」。基督說:「你們看見古先知所沒看見的東西,你們聽見古先知所沒聽見的東西。」所以,這樣的一種禮物是由明師所給予的。

圖書館書籍的外在知識,或過去明師所宣說的外在知識,不會使你成為明師。假如人的頭腦變成圖書館時,你將只有過去明師所說的外在知識。喝水之後,會解渴一段時間,但是你尚未獲得「大生命之甘露」,人家告訴我們,「一天一顆蘋果,醫生就得走。」你已經知道蘋果對心臟或頭腦的滋補,如果一個人吃了蘋果,就不須要任何醫生,你已來到這兒認識「大生命之蘋果」,可惜目前為止你尚未吃下「大生命之蘋果」。不論我們所知的或所做的,都只是在頭腦的層次,頭腦的資訊可能給你一些心智上的滿足,但那不是餵養靈魂的「大生命之靈糧」。一位已經與自身內邊的「上帝力量」取得聯繫的人即稱為沃德的化身,所有的明師都宣說這相同的事情,當然是用他們的語言宣說。此「大生命之甘露」是大幸福、大美德、大和平之源,只能從明師那兒獲得,它會給你一種「永恆之大生命」。生於廟宇很好,但是死於其中則是罪惡。我們僅依戀於事物的表層,而未觸及內邊核心,結果導致階級與階級之間、國家與國家之間產生衝突。透過一位沃德的化身,能夠因為啜飲「大生命之甘露」,而獲致「永恆之大生命」。如果滋補靈性,你會在靈性上變得強壯,我們靈性的健康決定頭腦與身體兩者的生命,這就是明師來此之時所給予的東西。

有人問阿瑪達斯古魯,明師給了什麼,祂說:「明師透過祂的眼睛,把眼藥水灌入其他人眼中,他們就看見光了。」除非靈魂從外邊、從外馳的感官之中收攝向內,然後超越身體意識,否則第三眼不會打開,看見「上帝之光」。基督說:「如果你的眼睛成為一個時,你的整個身體將會充滿光。」這些已成為所有過去明師的基本教誨。他們的教誨分為兩方面,一種關於外在方面,另一種關於內在方面。他們一直以來都在給予「大生命之靈糧與甘露」,祂們是上帝的代言人。基督說:「我述說天父要我說的,凡看見我的人,就看見了天父。」所有其他的明師也都這樣陳述過。拿納克古魯說:「我宣說上帝要我說的話,我說的話如同來自於上天,我只是一位代言人。」上帝所示現的這個人身即稱為聖人或明師,祂給予你的這種禮物,地球上沒有任何其他人能給予,沒有一個人子能夠做到,沒有一個有知識的人能夠給你這種禮物,所以這就是明師來此之時所給予的東西。

雖然這些事實的參考文獻都記錄在書中,但是遺憾的是,這些事實在書中沒有詳盡的解釋。參考文獻都被記錄下來了,然而誰才能詮釋所記錄的真實含意呢?唯有把它實踐出來的那個人,才能做這件事。祂以一種清晰明確的方式,以及非常簡潔的話語解說,你們現在了解明師給予的東西了嗎?祂陶醉於此「大生命之靈藥」,不論誰去到祂那兒,也都獲得相同的「靈藥」。具有權能的明師不在於提供理論或演講,或者解釋過去明師所說的話,而是先給你理論,然後再以一種實際的體驗來驗証這個理論,這就是明師的偉大真正展現之處。所以,這就是自古以來的明師一直以來所給予之「大生命之靈糧與甘露」,歸結自祂們的教誨之構成物,目的是用來使更多人獲得「大生命之靈糧與甘露」,只要真正的神人或人神(man in God )在那些人之中,那些人就享有獲得「大生命之靈糧與甘露」的恩典;當這些構成物失去這種「人」或上帝運作著的人身時,這些構成物就變得腐敗、失去活力,而腐敗導致墮落。一位知識份子可以藉著語言文字給你所有這些陳述,但是無法藉著給予一些本錢作為開始而證明,或給予一杯那種「靈藥」。很多憑藉宣傳而出現的假明師,只能給予理論,告訴你重覆誦唸各種不同的咒語或字句,光是那樣行不通;我們的師父經常說:「任何織布的小姑娘都能給你五個名號,那一點意義都沒有,實地的驗證才算數。」明師的偉大在於祂有權能給你一些本錢作為開始,藉著從外邊把你的注意力收攝向內,而將它提升於身體意識之上,祂打開你內在眼睛,依照每一個人的背景,使你或多或少的看見「上帝之光」、聽到「上帝之音」,但是你必須有一些東西作為開始。能夠給予那種「大生命之靈糧與甘露」的人,就稱為聖人。不論祂們屬於哪一個國家,這都是神聖的文獻中如此高度推崇明師的原因,能遇到這樣的一位明師,是一種極大的祝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