錄自「晨間談話」一書,聖基爾帕辛著
1967 1122,德里,薩望道場

audio.sant-kirpal-singh.org 可取得mp3


我才剛解釋過誰能夠服侍上帝或神人,上帝在那個人身上施予了祂的恩典,否則沒有其他人能從事祂的服務。服侍上帝或神人的標準是什麼?那些想服侍祂的人會被帶到祂跟前,不是在祂的使命中,就是在祂的家裡及其它的事務中。唯有在上帝的期望下,我們才能與納姆(Naam)或沃德(Word)的力量協調一致,這是透過上帝在內邊顯現的人身所給予的,在祂內邊顯現的上帝將其他人聯繫上納姆或沃德,在我們內邊的控制力量就是納姆或沃德,只有透過上帝的恩典人才被印心,印心這項事實的意思是,上帝施予了祂的恩典,希望祂的孩子來到祂的跟前。為此目的,祂透過一個祂在內邊示現的人身給予一種聯繫。最大的服務是把自己調整到與你內邊的納姆力量一致,納姆力量是「光音本源」,這是是回歸「絕對上帝」的道路。

現在問題產生了,被帶來直接在明師底下服務的人,是要執行祂的使命,還是在祂的家裡呢?挑選的人是祂內邊的上帝,而不是人之子。被挑選出來在明師使命中工作的人,是透過明師的恩典而被挑選出來的。不是每個人都被挑選出來在祂的使命中工作,也不是每個人都被帶過來更親近祂。當上帝想要一個人更親近祂時,會把那個人放在能夠直接服務上帝的地方,不是在祂家裡,就是在祂的使命中,這是祂的恩典。所以,只有上帝自身期望的人才能夠服侍上帝或神人。判斷的標準是,首先他已經獲得納姆或經過印心,經過印心的人是因為上帝希望讓他們更親近祂,首先靈魂親近祂,其次外在的。為此,明師說,我們必須投入時間打坐,儘所能的多打坐,這樣才可以從祂內邊的光明體獲益,與祂心對心真誠的談話,而且直接得到祂的指點,這是一方面;另一方面,祂也給予那些祂挑選出來的人外在的服務,他們在祂的使命中被賦予一些工作,其他人則被帶得更近,在祂直接監督下執行其他工作。能夠讓一個人更親近明師全都是祂的恩典,為了那個目的而已經被挑選出來的人是最幸運的。有時我們為了一種特定的目的而被挑選出來,然後我們就認為我們是決定、掌控這項服務的人,我們內邊些微的我執自然的顯現出來,這就不是服務。對明師的服務就是在明師的期望下完成工作,只有那種服務才能稱為服務,對那種服務明師才感到滿意,其它一切則否。那些被帶到明師跟前的人,無論如何,他們的我執會自己顯現出來,他們會說:「我正在執行這件事,我正在執行那件事。」那種聲明造成這個人受到影響,使他在他所有的事務中,缺乏柔和溫馨;他會獨斷,他會下令,而不把自己視為明師手中的玩偶。無私的服務應該永遠存在,所以無論如何,那些已經被挑選出來服務明師,在各處受到祂直接監督而工作的人,是最幸運的人。

有些人被挑選出來工作非常親近祂,這是來自於祂內邊上帝的恩典。唯有在上帝的意願下,人才能服侍上帝或神人。被挑選出來的人是來自上帝的特別恩典的對象,然而我們做什麼?我們有時把它視為一種生意,我們無論如何都期望報酬。我們的師父過去經常把遠道而來,並停留一段時間的人,比作小牛,當小牛靠近母牛時,只是吃母牛的奶;然而那些一直親近明師的人卻被比為只吸牛乳房鮮血的蝨子,而不吃牛奶。假如我們想要服侍上帝或神人,只有透過上帝的恩典,以及在祂期望下才能完成,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做到。如果一個人被挑選來為明師工作,那是上帝的恩典。當你為一個目的而被挑選時,就高興的、默默的、忠實的、無私的去做。感謝上帝,你們已經為那件工作而被挑選出來,就是你們已經被列入安排去執行祂的工作,那是祂的恩典。

你應該在內邊對明師忠實,當你在內邊看見明師時,不論祂在或不在,你都會怕做錯任何違反祂的旨意的事,如果你以這種方式繼續下去,會一直想著明師,結果將是「你成為你所想的」,漸漸的你會發現「是祂在我內邊工作,而不是我」。聖保羅說:「住在我內邊的是我,但不是現在的我,是基督。」這是終極的目標。所以那些被挑選出來在明師底下執行服務工作的人,擁有上帝的恩典。他們應該為他們已經獲得那種服務而感激,應該無私的繼續做下去,永遠想著他們正在服侍神人,因為為那個目的而挑選他們出來的是祂。服侍上帝或神人的標準是你已經經過印心,已經被帶到更靠近的地方,而且已經在明師底下獲得一些工作做,這是祂特別的恩典,我們應該證明我們值得這項工作,並從中獲益。我們唯有像上帝手上的玩偶一樣無私的工作,才能獲此。在明師的旨意和意願下完成的任何服務,於其中無任何自我的堅持,才會結出豐碩的果實。為了這種服務而已經被挑選出來的人,應該為此而感激,否則它會受到束縛,即使你靠近明師生活,也無法圓滿成就。

所以今天的主題是有關那些透過上帝的恩典而被神人印心的人,他們應該靠遵守十足的謹慎或約束,發展已被給予的東西,這樣他們才可以在內邊發展,見到明師的「光明體」,並且與祂做心對心真誠的談話,這是一方面;另一方面,有時你因為一項工作而被挑選出來。祂的工作是什麼?就是把所有上帝的子女一起帶過來。你應該向別人證明你自己就是榜樣,身教重於言教。假如你被給予一項工作,不管是不是祂在此地直接監督,或在其它地方,你都應該去做那件工作。為各種目的而已經被挑選出來的人是最幸運的人,但他們內邊應該沒有我執而盡到他們的責任。他們應該沒有補償或回報的考量,而只為了讓明師滿意而做。明師希望給什麼,一個人適合什麼,祂認為什麼對那個人最好,決定都在明師。當你對這類的神人服務時,自然你會得到報酬,祂給你什麼報酬呢?首先祂會讓你從這個世界中解脫,然後永遠與上帝合一。如果這位神人希望你好,我想那就是上帝希望你好。

獲得印心者是藉著上帝特殊的恩典而像這樣完成的,印心的目的是透過從「絕對上帝」產生的「光音本源」,讓我們的靈魂回歸到天父的膝下。當一位被印心的人為了一些職責被挑選出來進行這項工作時,就會被賜予更特殊的恩典。想要更親近明師的人,就會被給予一些特別的工作去做,一些任務去進行。假如被給予這個工作的人無私的做這個工作,在他內邊沒有我執,那就會有所成就。當你看到一切都根據明師的「旨意」與「意願」進行時,自然你將與祂成為一體,你會沒有自己的意志,祂的意志就是你的意志,而祂的意志是上帝的意志,所以你們每一個人都應該因為你已經被印心而感激,你們已經被放置在回歸「絕對上帝」的路上,當祂為了一些個特別的職責而挑選了你時,你又更幸運;但是要以全然的信念、誠心奉獻與無私來進行,如果你這樣做,祂會給你什麼?祂將給你祂自己的座位。

哈爾高賓古魯(Har Gobind),錫克教第六位古魯,有一次要求一個人誦唸「賈布吉」(Jap Ji),錫克教的經典「古魯葛蘭薩希」(Guru Granth Sahib)的一部份。祂說:「任何能一心一意的誦唸這段的人,可以向我要求內心的渴望,但不可以摻雜其它的念頭,必須要專心一致的唸完。」於是,有一個人開始誦唸「賈布吉」,這個人持續專心一致的唸著,而在他快唸完的時候,他想到有人送給師父的非常漂亮的馬,他想要這匹馬。唸完之後,他高聲說,他要那匹馬。明師給了他那匹馬,然後對他說:「嗯,聽著,假如你沒有想要那匹馬,我會把我自己的這個位置送給你。」你們瞭解嗎?那些無私的工作、專心一致的人,將與明師成為一體,明師想讓你與祂自己同一體。那些想要其它東西的人,當然也會獲得東西,但我認為,為明師無私服務的人,是無比幸運的,但是從事無私服務的是誰?就是上帝賜予祂的恩典的人。

所以,首先,你們很幸運已經被印心;被挑選出來在祂的使命中工作,而且與祂直接接觸的人,是更加幸運的人,但記住,那必須是無私的,不應該有自我的堅持。因為自我或我執一加入,你就只能幾乎沒有或完全沒有獲得利益,而不是獲得全部利益,所以要因為你已經被印心而感激。那些因為從事服務而獲得全部利益的人,常常會認為他們超過明師;你或許和明師一樣好,那是另一回事,但你不可能超越祂,那是自我的堅持使你越界,結果以這種態度行事的人,將不會獲得完全的利益。僕人是僕人,主人是主人;假如主人不接受你的服務,那麼你能強迫祂嗎?有時我們無法在印心時透過被給予的東西而獲得完全的利益,甚至透過親近明師生活,也無法獲得完全的利益。所以,為了獲得印心的完全利益,以及所有你已經被給予的服務的完全利益,必須以無私的態度與專心一致的誠心奉獻來工作;以這樣的方式從事,你會與明師成為一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