錄自「晨間談話」一書,聖基爾帕辛著

19671027,德里,薩望道場
audio.sant-kirpal-singh.org 可取得mp3

 

 

我們可以用許多種方式來發展培養愛,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注視明師,看進去明師的眼睛裡面,眼睛是靈魂之窗,明師總是在內邊位於眼睛中心的地方,所以和明師說話時,應該要一直專注那兒。當祂說話的時候,也就是靈魂與靈魂對話的時候,祂也是非常專注。明師經由眼睛給予教誨,不需說話。祂洋溢著上帝的愛,並陶醉於上帝之中,這種輻射從祂的眼睛強烈的穿透出來,那些因為具有接受力而深深栽進祂眼睛裡面的人,就會得到很大的提升;雖然還有其他的方法,但這是最有效的。

 

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應該參加薩桑的原因,參加薩桑才能從那兒得到完全的利益。當你來到薩桑的場所時,只管忘掉你們的家,當你來到這兒坐下來時,你要忘掉其他所有的人,你甚至會忘掉你自己的身體。只要深入明師的眼睛內邊,你將忘記身體,因為眼睛是靈魂之窗,靈魂會經由眼睛放射出它的影響,這是發展愛最有效的方法。還有其他方式,像是參加洋溢著對古魯的愛的團體。當明師的兩個徒弟坐在一起時,他們就會閃耀出對明師的愛。

 

當你去到一位明師那兒,只要將注意力深植入祂的眼睛內邊就可以,因為祂洋溢著上帝的愛,而且沉醉於上帝之中,那會直接跑到你身上,透過祂內邊洋溢著的愛,言語所無法傳達者,祂的眼睛可以傳達;那些影響會進入心中,不論坐在那裏,你都會享受到那種甜美,這就是發展培養愛的方式。誰給予愛?第一位愛我們的人就是祂,第一位愛孩子的是母親,孩子的愛只是有來有往而已。那麼問題來了,這種愛如何維繫呢?我們不應該像做生意那樣;有時候我們要這個世界裏的種種東西,我們應該為了明師的愛,而完完全全的愛明師,這就是維繫那種愛的方式。而哪一種愛是必需的呢?我們應該一直擁有充滿敬意的愛;有時候我們會因為愛而越界,有時候我們只是試著想跟師父爭而已。嗯,國王是國王,大臣是大臣。國王也許會給大臣一個好的位子,甚至讓他坐在國王的旁邊,而大臣仍然應該要知道他是大臣,不是國王。我們有時候因為誤解的關係,而逾越了愛的界線。國王不會說什麼,但是他會把它當作不敬。

 

我才剛講過有關胡馬庸的一個故事,他是印度一位偉大的國王,他有一個僕人,名叫阿雅茲,他是所有人當中國王最喜歡的人,大臣走向國王說:「這很奇怪,您如此疼愛僕人卻不愛我們,為什麼會這樣呢?」國王回答說:「因為那個僕人把我當成國王。」他的大臣就說:「難道我們沒有把您當國王嗎?」國王回答說:「是的,一點也沒有。」有一天,國王派人從他的寶藏屋裡取來一個鑲了珠寶的杯子,那是一個貴重的杯子,所有他的財寶中最昂貴的。國王把杯子拿到面前,然後要求每一位大臣將它打破,國王命令他們打破它,每一位大臣都說:「哦!國王啊!這是一件最有價值的東西,世間的奇珍異寶,我們不應該打破它。」所有的大臣一個接一個的都拒絕打破這個杯子。於是國王叫來僕人,跟他說:「打破它!」僕人毫不猶豫地,手中拿起棒子,就把杯子打破了。接著國王對僕人說:「難道你不知道,你打破了非常有價值的寶物嗎?僕人回答說:「哦!國王啊!這個杯子跟您那命令之杯比起來一點價值都沒有!」       

 

你們了解我的意思嗎?絕對的服從以及總是充滿敬意的愛,勝過任何其他的戒律。你們可以擁有其他的享樂,其他的評價,但是除非保持一種臣子的身份,否則你將會失敗。他可以給你王位,但即使那樣,你還是應該在心中保持一種臣子的身份。有一次我寫信給我的師父,並向祂懇求愛(明師才能給予愛;祂是第一個愛我們的人),但是那種愛是要充滿敬意的愛;祂收到了信,把信放在祂的胸前說:「我想要愛,但那種愛應該是一種充滿敬意的愛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所以在此給了你們這樣的教誨,就是怎樣才能夠發展愛,怎樣才能維持,再來就是,誰能給予愛。還有,怎樣的愛才算是愛,愛應該一直在一種充滿敬意的情境下。上帝是愛,愛在我們靈魂的內邊與生俱來,而回歸上帝之路也一樣要透過愛。所有的行為、服從以及其他種種事情,都是你心中所擁有的敬意的表徵。儘量以那種方式發展,並且就像我告訴過你們的,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透過眼睛。從明師那兒傾洩而出的愛的一瞥,將會到達你內心真正的深處,你會一輩子都記得,你不可能忘記那種瞥視。

 

這些細節沒有寫在書本裡面,這是你們從一位實踐者身上,學到的具體的東西。如果你學會了,很好,就像我有一天告訴過你們的,你們不會執著在世間,你們會在心中獲得不執著。當你全然而專一的依戀「一」(One)時,那就是真正的「棄世」。無法用言語傳達的愛,會透過「賜予者」(Giver)的眼睛,傳送到接受者的眼睛,然後進入內心的真正的深處。所以這就是這次簡短談話的意義,我們必須了解、觀看並且找出我們所處的位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