錄自「晨間談話」一書,聖基爾帕辛著, 19671026,德里,薩望道場
audio.sant-kirpal-singh.org 可取得mp3

 

 

愛是靈魂與生俱來的,上帝是愛,我們的靈魂也和上帝一樣具有相同的本質。愛懂得對一個人的依戀。我們是能覺醒的生命,我們的靈魂是能覺醒的實體,我們的靈魂應該要依戀大靈(Oversoul),這個大靈也是「大覺醒」,但是反之它卻依戀著世界,這也就是我們一再回到這裡的原因。靈魂應該依戀著上帝或神人,假如我們的靈魂依戀著祂,無論祂去那裏,結果我們也會去到那裏。祂不再回到這個物質的旅居地,為什麼我們應該回來呢?所以,愛是什麼?愛是靈魂的特質,它與生俱來,已經在我們的靈魂內邊根深蒂固;對人而言,它一直需要依戀,它是生命賜予者;正如同水給予魚生命一樣,如果魚被帶離開水,就會死掉。也有一種植物生長在水中,水越多,就長得越快。同樣地,那些被賦予上帝之愛的靈魂,他們自然像享用生命活水一樣的享受著上帝之愛,那是給予靈魂的生命之水。一個真正不執著這個世界的人,不會受這個世界的影響。出離心(Renunciation )事實上是指我們沒有受到世界和外在的任何東西的綁縛。內邊有愛,有上帝之愛的人,是如此的依戀上帝,以致於其他所有的東西都離開了頭腦,不被其他任何東西吸引。舉個例子,如果那樣的一個人坐在這裏,他的周圍可能坐著數百人,但是他一定完完全全的專注在明師身上,這是愛的非凡呈現。愛也等同於犧牲。明師說,那些想要玩愛的遊戲的人,應該將頭砍下,置於掌上帶著一起過來作為供品,即使那樣做,他們也不會提到他們做過什麼事。上帝知道我們頭腦真正的傾向,知道我們的腦子裝了什麼東西,這是我要讓你們知道的一件事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有愛的人想要什麼呢?他總是想要見明師,他愛明師的一切。我剛講完,幾年前有一個人來這裏參加太平洋會議,他是韓國的部長,他來到道場並且印了心,他非常的陶醉,陶醉到想擁抱道場裡所有的牆壁、樹木,他說,這裡的一切都太美好、太可愛了,為什麼呢?當然是因為明師的緣故,愛美化了一切,這本來就是很自然的事情。還有一次,一個人從美國打電話給我,我問他:「好吧!你想要什麼呢?」,他回答:「沒有別的事,我只是想聽聽您的聲音而已,只是聊一點事。」我說:「你想要什麼呢?告訴我。」「沒有,沒有,我只是想要聽聽您的聲音而已。」大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,他一直說的就是,他只是想要聽聽我的聲音而已。你知道那一個小時的電話費他要花多少錢嗎?我想不少於……,平常一通電話大約不少於3040盧比,但只能講一點點的話,也就是說那通電話至少要200元或甚至超過那個數目。

 

所以那只不過是自然而然的事,假如他擁有愛,每件事都將迎合他。在印度有一個關於馬吉努(Majnu)的故事。馬吉努非常喜愛萊拉( Laila),有一天,他遇見一隻狗,就開始親吻牠的腳,然後擁抱牠,人家問他:「你在做什麼?」他就回答:「哦!我看見這隻狗走進了我鍾愛的萊拉所住的巷子。」這就是愛,它只不過是自然而然的事。

 

所以有人說,那些有眼睛但是沒有看見明師的人,應該把眼睛拿掉;有耳朵卻沒有聽到「至愛」的話語的人,聾了還比較好。拜倒在「至愛」的足下的人,是受到祝福的。拿納克古魯和夏馬斯塔布里茲都說過,那些沒有擁抱過明師的人手臂都應該折斷,所以那些都是愛的非凡呈現。一個愛人會想要什麼呢?自然是想要親近明師,當然是明師內邊的上帝。他想聽明師所講的每一句話,不計代價的遵從那些話。「如果你們愛我,就遵守我的誡命」。我想,這類的事情當然就會隨之而來。有愛的人,不論師父在不在他的身邊,都會遵從師父所說的話。明師是沃德的化身,無論徒弟在幾千哩之外,他仍然受到關照,因為明師是沃德的示現。有時候明師也會以肉身示現。只要滿足至愛所願就好,這是愛所做的事。而這要什麼代價嗎?什麼都不要,只要求你將全部的注意力集中舖放在「至愛」的身上,其他的一切事情自然會水到渠成。

 

這個問題又來了,「愛是什麼?愛在那裏?愛想要什麼?如何能發展培養愛?」這是我昨天所解釋過的,假如愛一個人,他會一直在你的腦海裏。假如在你心中想著一個人,你會覺得自然而然的被他吸引。當有人來找你,談到明師時,你會把他當作真正的親人,所以這就是愛的非凡呈現。你要能夠得到發展培養,最實際、最恰當的方法,就是只要坐在滿溢著愛以及陶醉在上帝之中的人身邊,在他的輻射之中,就是你們所說的,被感染了。你會被滿溢著上帝愛的明師的團體感染,這要什麼代價嗎?什麼都不要。那位「至愛」要的是他的愛人,除了那位「至愛」以外,不去看任何人、不去聽任何人、不去想任何人,這就是愛的非凡呈現。已經具備這種愛的人,還需要回到這個世界嗎?也許祂會以一位「老師」、以一位「明師」的身份回來,來把上帝的孩子帶回祂的家園,但是祂絕不會以囚犯的身份、因為過去的業力而回來,而且依戀著這個世界。因此這就是愛的非凡呈現以及愛所給予我們的一切。

 

你的注意力分散到那麼多的方向,就像一條有很多洞的管子,當水流過管子的時候,就會從每個洞一滴一滴的流出來,假如你把所有的洞堵住,只留下一個,水就會衝出去。所以假如現在我們把分散到那麼多的事情上的愛,收攝回到內邊,只留下一條往上帝或神人的通道,我們的愛就會自然而然的衝出去。愛已經天生在靈魂裡面,只是分散在許多事情上,如身體、娛樂、孩子、世間的名譽、聲望,假如我們只打開一個洞,並把我們的愛引導到那邊,自然就會與其他的事情分開,那樣事情就會進行得很美妙。   

 

任何來自明師的話語都會充滿祂的愛,並且輻射出來。為什麼人們從幾千哩外來到這兒?為了什麼?是為了看師父、聽祂說話。當然他們只要把注意力轉向師父那邊,甚至在幾千哩外也可以得到相同 的效果。卡比爾說,假如明師住在海洋的對岸,而你住在這邊,只要把注意力導向祂,你就可以得到同等的利益,但是即使你已經獲得那樣的經驗,還是比不上與明師在一起的直接經驗。所以這就是愛的非凡呈現,當愛在身體內邊獲得發展時,其他的一切自然就會水到渠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當那樣的人來到這個世界時,世界就會瀰漫著愛,因為你會透過感染、透過輻射而得到同樣的東西。當你坐在冰塊旁邊,自然感到寒冷;假如你坐在火旁邊,就會感受到熱;所以假如你坐在一位內邊獲得上帝的愛與上帝的祝福的人身旁,自然你也會受到那種感染;假如你坐在充滿慾望、輕視別人、有報復心以及諸如此類東西的人身邊,自然你會獲得灼熱,而不是清涼,這就是為什麼與聖人在一起一直如此受人推崇的原因。當你坐在某人身邊,那個團體會透過輻射而對你有相同的影響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上帝是愛,我們的靈魂是愛,回歸上帝的路也是透過愛;所有閱讀經典、從事諸多的儀式是為了什麼?只是為了要讓你的注意力導向上帝罷了;你那分散到許多方面的愛,應該只為那個原因而專注一處,假如結果並非如此,那麼你所有外在的苦行、贖罪都會徒勞無功。談論愛是一回事,心裏擁有那種愛又是另一回事。我昨天告訴過你們,那是內心的而不是頭腦的課題。頭腦可以去了解,僅止於此而已,但是我們必須發展愛,所以除非透過愛否則無法抵達上帝那兒。正如昨天我已經跟你們解釋過的這種愛已經詳盡闡述了,而且今天也已經進一步說明了。我們必須了解我們是否已經在靈魂中獲得愛,在我們的自我裡面是否已經發展了愛。只是達到一點目的,去到一些場所,或只是吟唱等,林林種種,都是行不通的。你只要瞭解內邊對上帝的愛發展到什麼程度就行了,當你想到上帝,或擁有對上帝或神人的愛時,自然你會發展祂所呈現的真正特質。聆聽上帝的音流就像收割農作物,把它們聚積在一個地方,從中取得所有的穀子一樣,那個地方就會變成所有穀子的住所。假如你看到上帝的光、聽到上帝的聲音(音流),所有的美德都將深植在你內邊。惟有藉著與上帝的光和音的連繫,你才能獲得所有的美德,這些事情自然水到渠成。現在我們匱乏、不足,是因為我們投入的時間很少,而將更多的時間花在外在的事情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所以最重要的是,你應該徹底的擁有上帝意識,先是個人的,然後再普遍的。我們關心典禮儀式和外在的表現,比關心上帝的愛還多,這是墮落。那些苦行、贖罪或儀式是受到祝福的,為了上帝你透過苦行、贖罪或儀式在內邊發展愛。所有你從事的儀式,都只是為了祂的緣故。那些儀式當然是好的行為,而且也會有善的果報,但是卻不是得到上帝的果報。所以留在哪一個國家,哪一個教派都沒什麼差別,差別在於你對上帝的愛已經發展到什麼地步。那些已經幫助你發展對上帝之愛的儀式、苦行是受到祝福的;所以與聖人在一起是最需要的;好人的團體自然會發展你內邊的善,屬靈性的人的團體會發展你內邊的靈性。因此人家說,透過一個人所屬的團體,就能了解那個人,原因就在此。所以這是愛的非凡呈現,你越以這種方式發展,你就越受到祝福,你就越加善用了你的生命。假如不是這樣,你就只是走在一條會讓你一而再,再而三的回到這個世界的路上罷了。所以遇到明師的人是受祝福的人,明師在你內邊種下納姆的種子,納姆的種子一被種下,就無法摧毀。假如你經常與納姆連繫,你就會獲得對上帝的愛,你就不會執著於這個世界。即使剛印心的人,也已經在內邊得到納姆的種子,他已經得到一些本錢來開始進行。假如他在這一生中,忘記它,沒有發展它,那麼他必須再回來,但是回來時不會比人的等級還低,因為那個種子只有在人身裏面才能繁衍。即使當一個人回來又有什麼用呢?為什麼不花多一點時間,發展你已經擁有的那個東西,透過遵照祂的指示,你能夠發展更多對上帝或神人的愛,那樣你就不必回來了。在這世間你進步的越多,將來你去的境界就越高等。

 

所以請你們投入更多的時間在練習上,在內邊發展對上帝的愛,你將會受到祝福,你會好好善用你的生命。我們進行了千千萬萬遍的談話,但是我們有多少的行動?一盎司的實踐勝過好幾噸的理論。所以「徵求改革者,不是別人的改革者,而是他們自身的改革者」。坐而言,不如起而行;這才是我們需要的。我們只喜歡外在的儀式,而不在乎它們的目的所指向的真正意含。人們甚至為了外在的儀式而不管他們的生命,本來他們的生命是為了上帝的,但現在卻忘記了上帝。老實說,那是墮落。最高等的宗教,是要在你內邊發展上帝的愛和上帝意識;我認為,那就是在祂神聖的存在之中。祂無所不在,哪一個地方沒有祂?我們在祂內邊擁有真正的生命,剩下的問題只是打開那隻眼睛見到祂,那隻眼睛被明師打開了,祂讓你與上帝示現力量,就是光和音流接觸,你花的時間越多,所有的美德就會深植在你內邊,所以只要了解你所處的位置就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