錄自「晨間談話」一書,聖基爾帕辛著,19671025
audio.sant-kirpal-singh.org 可取得mp3 

 

 

外在享受、物質享受結果的愛不是愛。每個人都說愛上帝、愛別人,但是有多少人真正知道愛是什麼?愛是內心對一些東西的著迷。那是心的問題,不是頭腦的問題。當心期望一些東西時,就會產生輻射,那會反應在思想所導向的地方。因此正如我告訴你們的,那是有關心,而不是有關頭腦的課題。擁有愛的人懂得服務與犧牲奉獻,沒有高低、君臣的問題。甚至國王會因為愛的關係而坐在地上。愛意謂放棄一切,包括你的身體與靈魂。那是與臣服於一個人意志相關的事情,你在內心對那個人有著依戀。

 

愛在靈魂內邊與生俱在。上帝是愛,靈魂是「大愛之海」中的水滴,也是愛的化身。愛能分辨依戀,靈魂的愛應該依戀著大靈(Oversoul)或上帝,但是它卻一直依戀著物質性的東西和外在的享受,那種愛已被轉變成依戀,你會到哪裡去?你所依戀的地方。在你頭腦裡的那個東西是你依戀的所在,是你心中所擁有的愛;如果你愛世間的東西,自然地會一次又一次的來到這個世界;如果你擁有對上帝或神人的愛,那麼你會到哪裡?----到祂去的地方。如果祂不在輪迴之輪上不斷的流轉,那麼你怎麼會跟著輪迴呢!祂來自天父那邊,也回歸到天父那兒;祂帶著託付而來,來把靈魂領回上帝那兒。

 

所以,如果愛導向上帝,那種愛就是愛,否則就是執著。我們只須在心中深入思考我們想要的是什麼,因為誰而獲得真正的愛。要記住,真正的愛不是一種交易。真正的愛就是對祂臣服和奉獻一切。真正的愛如何培養發展呢?如果你愛一個人,你內心自然一直對他有著甜美的憶念。如果你想發展愛,那麼只要日夜不分的對上帝從事甜美的憶念。最有效的方法是坐在滿溢上帝之愛並且陶醉其中的人旁邊,祂的靈魂已經陶醉在上帝之愛的裡面。無論你坐在什麼人旁邊,你都會受到相同輻射的影響。假如你坐在摔角選手旁邊,你會發展一種對力量的愛;假如你坐在有學識的人旁邊,你會產生對文學方面的愛;如果坐在滿溢上帝之愛的人身旁,你自然會因為輻射而獲得相同的愛。回教徒的可蘭經說:「每個愛人應該有一位至愛」。我們是靈魂,是能覺醒的實體。我們的至愛應該是「大靈」,就是「全意識」,就是上帝。我們已經使世界變成我們的至愛,自然一次又一次地回來。所以我們的愛應該給上帝。愛應該被培養發展起來,但只有在你和洋溢神性光輝的神人坐在一起的時候,愛才能被培養發展起來。自然你會因為輻射而獲得愛,你的靈魂將被愛灌注。愛與服務和犧牲無分別,它沒有自身的意志。

 

我曾說過一個國王的故事,他有四個妻子。這個國王要動身前往外地,他問妻子們想要他帶回來什麼禮物,每個太太都有她自己喜歡的東西,但是最年輕、最得國王寵愛的妻子寫說:「唔,我只要你,此外無他,你要回來。」所以國王回來之後,當然把禮物送給其他的妻子,而自己去到最年輕的妻子那裡。

 

這只是在說明,你真正想要什麼,你就會得到什麼。有一句明師的格言,上帝承諾把一個人所想要的,也就是靈魂真正渴求的東西全都給他。我們只是表面說:「哦,上帝,我們要你。」但私底下我們要的是世間的東西。如果你在內心裡對上帝有真正的愛,上帝會來到你面前,祂會向你示現,但通常我們無論此時或以後都只想要世俗的東西。那些想要上帝之愛的人,不會渴望世俗的東西,也不要其他世間的財富,他們甚至不想要解脫,他們只想要一個東西,不是天堂,不是世間的東西,不是解脫,只是想要與上帝在一起而已。如果我們真正在心中有那種渴望,當然必定會見到上帝,上帝會來到我們面前。如果我們以那種方式踏出一步,祂會往前走一千步來迎接我們。我們必須在內心深處決定我們想要什麼。我們在這裡只是為了世間的東西嗎?只是為了世間的名譽和聲望嗎?只是為了獲得其他世界或天堂裡的東西嗎?我們真的想從生死中求得解脫嗎?真正的愛人不會想要這些,他只想要上帝,而且只要上帝而已。這是我們能在人身中可成就的最高理想,在其他型態之中則無法成就。所以你必須在心中真誠的探索,決定你想要什麼。如果你想要上帝,那麼上帝一定萬分確定的與你見面。如果你想要其他東西,也會得到,就是這樣,你想要的東西一個都不會少。但原因在哪兒?當你到一位國王那裡時,你會想要一般的小卵石或石頭嗎?所以我們應該一天天的判斷我們如何自處。閱讀經典、苦行贖罪、從事林林種種的的儀式或朝聖等等的結果,全都取決於你內心深處所擁有的愛的多寡。如果你已經發展了對上帝的愛,那就再好不過。如果沒有,那麼-------?你必定會不斷輪迴。那只是把注意力轉向這邊或那邊的問題而已。

 

布勒夏是印度的一位聖人。當他遇見他師父的時候,他師父那時正在一個花園裡工作,四處種植一些植物。布勒夏問祂說,如何才能見到上帝。布勒夏的師父回答:「哦,非常簡單,就像把植物從這裡挖起來,再把它種到那裡一樣。」

 

所以你要把注意力從這個世界轉向上帝身上就好。上帝已經在你裡面,不住在天上。祂就是身體裡面控制你的那個力量。所以瞭解你所處的位置,是你們所要做的事。因此,如果你想要上帝、神人,你就會擁有祂。我們處在什麼位置,是每天必須檢查的事項。年復一年,我們一直以來都在做一種或多種的練習,或加入不同的教派。結果怎樣呢?最終的結果是什麼呢?你已經發展培養出對上帝的愛了嗎?如果是的話,你已經從人身中獲得了真正的利益。如果不是,那麼-----?你必須做好一次又一次回來的準備。所以愛不需要表演、儀式或外在的標籤,愛甚至不需要你的身體,是你和上帝之間的事。人身被賦予你,是給你作為一種黃金般的機會,讓你從中把你的靈魂導向上帝。你將去到你所依戀的地方,非常簡單,不需要什麼哲理。如果你在內心真正依戀上帝或神人,自然你不會回來,祂去哪裡你就會去到那裡。

 

明師不會希望任何人改變外在的形式或儀式,留在你所處的地方,你們是靈魂、能覺醒的實體,你們經被賦予了人身這一黃金般的機會,只要把靈魂導向在身體裡面控制你的那個力量,這個身體是上帝真正的廟堂,你和上帝一樣都住在裡面,外在的形式、儀式、一個或多個思想教派的標籤,都沒有差別。明師是從靈魂的層面,而不是從別在你身上的標籤注視你。祂把你看作人、看作靈魂,在你內心裡面也是相同的「控制力量」活躍著。

 

你了解什麼是愛了嗎?那是心而不是頭腦的課題。一個非常有學問的人有可能內心匱乏。愛支配著頭腦,但有時候頭腦會在愛之道路上、心的道路上築起障礙,這些是我們每天必須判斷的事情,我們發展愛到什麼程度了,或者我們往哪個方向發展愛,這邊或那邊,往世界(world)發展或往沃德(Word)發展。W-O-R-L-D拼起來就是WORLD(世界),如果你把「L」從WORLD中拿掉,就變成WORD(沃德)。當你因為成為已覺醒之神聖計劃的合作者,而失去「小我」時,你就是沃德。上帝是沃德。「初始是這個沃德,沃德和上帝同在,沃德就是上帝。」靈性不困難,我想它是最自然、最容易的一條道路。

 

在這世間的事物中,你必須先提出假說,然後年復一年的研究。即使那樣,你也無法吹噓說你知道世間的一切事物。但是藉著另一種做法,你就能抵達一切造化的根源,只需把你的注意力從這邊引導到那邊而已。這是去上帝那邊的道路,現在你可以判斷你要什麼了。在正當的過程中,你會擁有你想要的一切,但為什麼不要上帝呢?你要上帝,你可以是祂的,而祂可以是你的。再也沒有人或身體、心智以及外在世界的任何一種東西能夠介入。

 

因此,明師總是廣泛的給人這種忠告或明智的諮詢,而不管他們屬於何種思想的派別。對明師而言,不論你住在教堂、寺廟、錫克廟或清真寺都沒有差別。這些地方的本意是為了要崇拜上帝,發展對上帝的愛,僅僅進入這些地方是不夠的,你必須知道你已經發展出什麼結果,所有這些作為的成果如何?就像人被帶走,徵兵時,有人被強迫帶走。他必須一整天都勞動,晚上卻領不到薪資。出生時,你無可奈何感到無助;離去時,也什麼東西都沒得到。所以,有什麼用呢?所有外在的作為,閱讀經典、修練、贖罪的結果,都要看你對對上帝的愛已經發展到什麼程度而定。發展這些的最好方法,就是去會見一位滿溢上帝之愛、陶醉於上帝之中的人。這種陶醉可以從哪裡獲得呢?眼睛是靈魂之窗,而靈魂由眼睛隱然透出。不管靈魂以何種方式被充滿、滲透,透過眼睛你會有相同的輻射。當我們向我們的師父低頭鞠躬時,祂說:「下面那裡有什麼嗎?要注視著我!」所以眼睛是獲得輻射最有效的方法,你會忘記一切,身體、世界、一切。每天衡量你對上帝的愛發展到什麼程度,這是你能在人身中可以發展的最高等事物,而在其他種身體中都無法辦到。這些東西不只是作為閱讀的材料而已,你只須了解在你內邊已經發展了哪種愛。一位聖人說:「如果你還沒有發展對上帝的愛,就只是使自己像傻蛋一樣裝滿了書本、經典。」你已經在頭腦裡裝滿了書,但沒有一丁點對上帝的愛在你靈魂中。曾經有一位學生,手臂夾著一本書去見羅摩克里斯納帕蘭罕,他問那位學生:「你帶著的是什麼書?」學生回答說,是有關如何造水的書。羅摩克里斯納帕蘭罕大笑說:「好吧,把這本書裡的幾頁擠一下,看看有幾滴水流出來。」你懂他的意思嗎?所以閱讀書本是一種初階,不是全部。有幾滴水能從那本書的頁面擠出來呢?你們談上帝、談神人、談上帝的愛,但你們已經獲得多少滴的愛了呢?這是需要關心的,我們不在乎這些事,只是執著外在的事物,為了它們,我們放棄生命,我認為那是一種墮落,你們要善加利用外在的事物。你要知道你必須發展上帝意識,並覺知到你對上帝已經發展了多少愛。所以我認為,這是可以逐步獲得的最高等的事物。當你你依戀著教堂、儀式、贖罪,各式各樣的事物時,有時候上帝就被遺忘了,那些事物就取代了最重要的位置。我們不顧一切的奔向外在的事物,而忘記了上帝,這就是墮落。當你忘記上帝,甚至教堂和一切,進一步的墮落就會來臨。為了自私的目的,你成為你所信奉的思想教派狂熱者的護衛者和立約人,因此產生衝突、爭鬥。你們現在知道外在事物所導向的地方了嗎?所以只要了解你已經發展到什麼程度就好。藉著你所讀過的一切,透過你手臂所攜帶的、腦子所裝的一切,結果是什麼?你記起上帝了嗎?或者當你聽到上帝的名字時,你的內心會充滿,眼淚會從臉頰流下嗎?如果有,那就沒問題了,那是路途上一種重要的東西,有希望,就像看見雲就有希望下雨;或者當樹上開花時,就有希望結果一樣。否則,對不起,一切都毫無效果。畢竟做好事會有福報,只是那樣並不會結出抵達上帝的真正果實。

 

我這裡沒有儀式,沒有禮儀,沒有任何這一類的東西。沒有廟宇,沒有教堂,沒有清真寺,為什麼?因為我告訴你們的是最高等的東西。留在你所在的地方,不需要離開你的宗教,只需善加利用它們,以及了解你在這條路上走了多遠,進展到什麼地步,所以那是我沒有教堂、寺廟或任何東西的原因之一。我把它們看作初級的階段,人們受到它們太大的限制。從事禮儀或外在行為的方法無法得到什麼成果。我們這裡沒有固定的形式,不在乎你貼著什麼標籤,屬於哪個教派。我們從不在意那些,我們只是去欣賞你是一個人、你是一個靈魂。那個相同的上帝在你內邊。你必須提升到上帝意識之中。這是儒哈尼薩桑的主要目的,也是我們這裡所要追尋的東西,是現今世界所需要的。不要用外在的表象做判斷。如果有一堆糞在那裡,在那堆糞的對面攤著一塊絲布,你會認為絲布沒有臭味出來嗎?因此,我們可以欺騙世界,但無法欺騙我們內邊的上帝。謹記現在說的話,看看你已經改變了多少,還是你仍然是那個具有低等品質的人。表面上,你非常好,衣服非常整潔;表面上,你服從而尊敬,但內心卻沒有改變。基督怎麼說的呢?祂說:「為了即將來臨的天國,改變你的心吧!」改變你的心,這是所有明師所說的,我們不聽他們的話,只是繼續做外在的事,而除了我們所要求的世間事物外,不進一步找尋。這裡有多少人只為上帝的緣故而來?假如他們只為上帝的緣故而來,他們確切而肯定的會得到祂;如果為了其它東西而來,那麼------?他們只會獲得那樣的東西,而不是上帝。